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中国能源结构落后世界一百年

   发布:陈卫东

时间:2015-11-20

中国现在的能源结构和一百年前世界的能源结构基本相当。放开对单项能源价格的管控、让市场的手形成能源价格体系是能源革命的核心任务。

页岩气革命给世界能源体系带来重大冲击

现在世界正在发生一场重大的能源转型,一场由美国页岩气推动的非常规油气革命。

这产生了几个很重大的冲击。首先增加了油气的供给,延长使用寿命。2010年左右,美国的石油生产陷入了低谷,大约为500万桶/天。2011年之后,由于美国非常规油气的出现,每年增加了5000万吨油气产量。这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目前全球能源的供求格局。

其次,美国页岩气革命带来了对油气资源的重新认识。原来找油气都是看储层有没有构造?美国非常规油气革命把原来业界不认为可以生产石油天然气的储层变成了产层。

据统计,80%-90%没有孕育出来的油气仍然蕴藏在页岩里。美国通过技术在页岩里造了空隙,改造了产层,让蕴藏在生油岩的油气能够逸出来。这拓展了业界对石油资源的认识。

再次,美国非常规革命是由千百个小公司推动的,但是他们没有什么资本,这给金融资本进入页岩气行业提供了很多机会。这些中小公司为了能够形成产能和产业,可以将资产负债比做得很高。

为了保持油气市场份额,沙特不减产,想把美国比较贵的页岩油气挤出市场。现在,沙特不仅和美国公司在对抗,而且和华尔街在抗争。金融行业进入石油工业之后,投资回报模式发生了很大地变化。原来石油工业需要经过勘探开发生产再炼油回收,过程很长,属于高投入、高产出、长周期、高风险。美国页岩气革命使油气生产周期大大缩短,而且在任何时候资本都可以进出。这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油气行业的生态。

据统计,过去10年,中国进入美国页岩气行业的资金达500亿美元,其中“三桶油”的资金不足1/5,4/5是中国民营企业、私人资本和基金投入的。

此外,天然气的价格和石油脱钩将成为现实。目前,世界所有国家的天然气价格都和石油挂钩。如果一个大宗商品依附在另外一个商品上的话,那就不是大宗商品。油气价格脱钩和LNG的运输方式将使天然气很快成为一个全球独立的大宗商品,就像石油一样。这将会助推天然气黄金时代的到来。

什么是能源转型?1850年,世界能源主要是木材,1881年煤炭替代木材成为一大能源,1913年煤炭到了高峰,占整个能源消费结构的70%。在中国,目前煤炭消费占整个能源消费的67%。中国现在的能源结构和一百年前世界的能源结构基本相当,这就是北京雾霾的原因。

石油接替煤炭成为一大能源是在1965年,交叉点是37%,石油占能源高比例是1973年的45%,然后迅速下降,只有天然气在上升。煤炭在上升、石油下降不太快,这都是中国因素造成的。

能源革命的核心应该是价格体系改革

能源转型有两条很重要的路径。

从高碳到低碳。一般分子结构,木材是1个氢元子10个碳元子,石油是2个氢元子2个碳元子,碳不参加能源转型,所以说这个路径是从高碳到低碳的转型。

从低密度能源向高密度能源转型。一吨的浓缩过后的核原料更高,但是现在突然转向可再生能源,难道由低密度向高密度转型的路径拐弯了吗?我想了很久,伊核谈判让我有了答案:核能经过大量的采集加工才浓缩而来,石油要经过勘探钻井采出来,可再生能源也要加工成高密度。是什么让可再生能源实现高密度化呢?储能技术。现在的储能技术还没有到理想程度,但是已经开始大量实践了。

其实中国能源的转型走得很快。今年10月,我买了一辆车,验车的时候有100辆车在排队,其中30多辆是电动车。还有一个转型,我上学的时候坐的是蒸汽机车,一会儿衣领就黑糊糊的了。我儿子上学的时候坐的是内燃机车,现在出差都是高铁电动化了。这个转型非常快。

现在,中国不仅在需求端改变了整个能源结构,而且在供应端也开始改变世界能源结构,但中国本身也受到巨大的挑战。

中国的石油工业已经进入第四个发展阶段。60多年前属于第一阶段,中国石油工业从无到有,计划经济建造起现在的石油工业。第二阶段是1968-1993年。当时,中国是纯石油出口国,石油是中国赚汇多的。第三个阶段是90年代中后期一直到现在,中国由石油出口国变成大的石油进口国,改变了整个世界能源的结构。由于这一段的需求中国也成了全世界海外投资多的国家。

这三个阶段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举国之力解决供给问题,保障供给。

现在,中国进入了第四个发展阶段,从保障供给的目标转变成调整能源结构和提高整个行业的运行效率。举国之力可以解决量的问题,但很难做到创新和提高运行效率、转变我们的能源结构。这是我想讲的第二个问题。

最后,中国能源革命的核心应该是价格体系改革。美国电厂通常有煤电和气电两种设施,哪个便宜用哪个。市场结果的手段就是美国的天然气价格和石油脱钩,然后和煤PK。现在,中国天然气的价格是煤的4倍,多少年来,中国能源的价格是每个单项燃料在调控,其实能源已经进入到了可以相互替代的一个阶段,气可以替代电,电可以替代煤,所有这些东西已经是一个能源体系。但因为这个价格体系已经固定,所以还在延续的调整单向能源价格的办法肯定改变不了这样的能源结构。

下一步的改革就是让市场的手形成一个能源价格体系来进行调整,让能源的价格和质量和我们的能源结构调整提高运行效率目标挂钩。

【特约作者,陈卫东,中国海油能源经济研究院能源研究员】

返回